跳过导航栏

汶川洪灾消防员被水卷走浑身划伤 获救后继续救援

2019年08月24日 16:10 新京报

  原标题:汶川洪灾救援细节:消防队长被水卷走,获救后继续救援

  消防队长杨鑫被诊断为软组织挫伤、韧带拉伤、半月板撕裂。

  赶去救援途中,一股洪流涌来,将汶川县消防大队水磨镇政府专职消防队队长杨鑫和一位队员卷走。他在水中漂行了3公里多,滞留于洪水分叉口漩涡,后被树根击飞,漂到街上。

  这是8月20日的汶川。获救后,杨鑫一直在忙着疏散人群、统计数据。他估算那几天接了几百个电话,极少休息。8月22日,他才去看医生,被诊断为软组织挫伤、韧带拉伤、半月板撕裂。

  8月20日,强降雨致当地多处洪水、泥石流,导致12人遇难,26人失联。

  继续生活才是第一要事,8月23日,久违的阳光出现,当地正在抢修通讯水电。

电力工人正在三江镇抢修,8月23日,三江镇恢复主网供电。 汶川县委宣传部供图电力工人正在三江镇抢修,8月23日,三江镇恢复主网供电。 汶川县委宣传部供图

  暴雨不期而至,村子被山洪袭击

  事发前几天,当地一直下着绵绵细雨,当晚突然下暴雨。

  汶川县委宣传部消息显示,8月20日零时起,汶川县境内普降暴雨到大暴雨,县累计降雨量最大达到65mm,共有22个危险区发出山洪预警。 

  8月20日凌晨,卧龙耿达镇的许多人在睡梦中被吵醒。

  在被四川日报旗下的四川在线称为“民宿村”的龙潭村,凌晨2时许,民宿“聚友人家”的老板王昆听到雨声“啪啪的,响得很凶”,他从3楼探出头看,水从河道里漫上来。民宿“绿色农庄”的老板龙丽发现,水已经漫到门口,住在三楼的游客也在喊他们赶紧上楼,她带着孩子赶紧往楼上走。

  因为孩子一直闹着,周杰凌晨2时半才睡觉,没多久他发现水漫到楼梯。周杰心生不妙:家在河边,要是一楼被冲垮,房子会倒掉。他把父母和妻子喊醒,一家和4个住在家里民宿的游客、2个村民往高处跑,躲到6时许,天开始亮才出来。但他母亲失联了。

灾后龙潭村损毁严重,遍地碎石杂木和家具。 新京报记者 周世玲 摄灾后龙潭村损毁严重,遍地碎石杂木和家具。 新京报记者 周世玲 摄

  凌晨3时许,幸福沟和渔子溪水位暴涨,水漫过桥面淹到幸福村里。幸福村一位段姓民兵当晚观察水势,万一出事,马上通知家人和周边居民走,“感觉害怕”,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这两条河道在他有生以来没出现过涨水幅度那么大的情况。

  8月20日晚,四川遂宁游客陈民开车从国道350线前往四姑娘山,在到卧龙的路上,车被滚石砸烂,他被困两天,直至22日才获救。

耿达镇通往卧龙镇的国道350线因泥石流损毁。 新京报记者 周世玲 摄耿达镇通往卧龙镇的国道350线因泥石流损毁。 新京报记者 周世玲 摄

  8月22日凌晨,新京报记者看到,幸福村通往龙潭村方向的路,因被水淹过,路边都是碎石,被水漫过的桥变得泥泞,河道水流汹涌。原涨幅目测近2米高,将管道冲断。通往渔子溪上游的部分路段也被泥石流冲断,水流还在冲刷过已损毁的路面,流入河道中。有部分路面缺失了一半。当晚当地一直在下雨,且雨势渐大。

  灾后的龙潭村一片狼藉,遍地是碎石杂木。店铺外倾倒着桌椅,多间房子底层被大水横扫,有的房子里墙上泥石流冲刷过的痕迹高到小腿处。有多辆汽车被冲成一堆,变形损坏叠成山,当天不时有救援人员用拖车把车拖走。

  村民们被转移到安置点。龙潭村的村民被转移安置在位于幸福村的卧龙特区耿达一贯制学校。

  消防员被水卷走,获救后继续救援

  8月20日凌晨2时许,汶川县消防大队水磨镇政府专职消防队队长杨鑫收到通知,三江镇有游客被困,消防队一车7人前往三江镇,路经阿坝师范学院门口时,他听到水声哗哗,掏出电筒一看,水已快到路面。

  他当即让队员上车避险,话音刚落水就漫上来了,迅速蔓延到脚下,很快把三米多高的消防车淹没,洪水把车推了两三米远,撞到树上。上树避险时一股洪流涌来卷走一位队员,又一股洪流涌来将他和另一位队员卷走。

  杨鑫在水中漂行了3公里多,滞留于洪水分叉口漩涡,后被树根击飞漂到水磨镇街上。

  杨鑫印象中,自己一次次被卷入水底,三进三出。他的头盔被一个很大的树木打掉了,木屑刮破脸。泥石流夹杂着木屑、树枝等尖锐物体,将他浑身划伤。他入伍以来第一次遇到这么惊心动魄的自然灾害。

  洪水水位下降后,杨鑫获救。他在水里泡了很久浑身发软,膝盖软组织剧痛,休息半个小时后,因为场面混乱,到处是求救声,他挨家挨户去敲门让人去高处避险,后又让年轻人帮忙寻队员。被卷走的队友一死一伤。

  接下来,杨鑫一直在忙着疏散人群、统计数据。他估算那几天接了几百个电话,极少休息,8月22日才去看医生,被诊断为软组织挫伤、韧带拉伤、半月板撕裂。

  武警部队也加入了救援。

8月22日,两位武警在帮助清理村民所经营饭店中的淤泥。 新京报记者 周世玲 摄8月22日,两位武警在帮助清理村民所经营饭店中的淤泥。 新京报记者 周世玲 摄

  8月22日上午,新京报记者看到,武警四川总队机动第一支队冒雨在龙潭村清理淤泥。一位武警称,他们21日过来,当地房屋积淤比较严重,他们一直在帮助清淤,及维护交通秩序。武警用铁锹将屋内淤泥清到屋外,再让推土机推走。上述武警称,屋内没什么水,都是淤泥,这两天还下雨,他们带的工具有限,操作起来比较困难。

  当地转移游客4万余人

  汶川县委宣传部消息显示,截至8月20日8时,汶川县有8个乡镇发生山洪及泥石流灾害,多条道路中断。阿坝州委宣传部消息显示,多条道路(都汶高速、国道213线、国道317线、省道303线)受损严重、因灾阻断,多处发生滑坡。

  泥石流后首日,耿达镇一度滞留游客超万人,部分安置在学校。受灾严重的三江镇和水磨镇也将游客、受伤居民和受影响居民转移。

  阿坝州委宣传部消息显示,截至8月23日12时,汶川县转移游客4.72万余人(三江镇2万余人、水磨镇6000余人,卧龙镇8000余人、耿达镇1.2万余人),目前全县已无滞留游客,自愿停留继续游玩游客500余名,主要分布在三江、漩口等地。阿坝州内,汶川、理县、茂县、松潘四县共计转移滞留游客9.55万人,自愿停留继续游玩游客共计4000余人。

  8月23日下午6时,卧龙镇到龙潭水电站大坝应急便道获抢通,国道350线贯穿卧龙保护区全境,受泥石流影响中断,龙潭水电站库区成救援“孤岛”。此前困在库区的96人,均陆续获转移。

8月23日,当地抢修出卧龙镇至龙潭水电站大坝的应急通道。 四川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供图8月23日,当地抢修出卧龙镇至龙潭水电站大坝的应急通道。 四川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供图

  龙潭水电站大坝的安全,灾后一直受到关切。

  龙潭水电站位于四川汶川卧龙特区耿达镇,是岷江一级支流渔子溪上的第四级水电站,隶属神华四川能源公司。水电站装机24MW,大坝为混凝土坝,坝顶高程1637.3米,坝高20.35米,正常蓄水位1636米,水库总库容为37.96万立方米,是一座具有日调节功能的引水式电站,1996年6月12日三台机组全部投产发电。2008年“5.12”特大地震造成水电站设备设施严重受损,历经4年半的灾后重建,于2013年1月1日三台机组第二次全部投产发电。

  8月21日,水利部发布信息,8月20日凌晨,受强降雨影响,龙潭水电站闸首工作电源及备用电源因灾中断,泄洪闸门打开约1米后无法继续抬升,水位快速上涨,发生洪水翻坝过流险情。水利部、四川省水利厅工作组和水电站方人员21日上午现场查看,水电站水位约1641米,高于堤顶约4米,超过了大坝设计稳定工况,不排除大坝发生失稳溃坝可能。

8月22日,龙潭水电站出现严重漫坝,泄洪闸无法开启,山洪从工作区7个窗户喷涌而出。 新京报记者 侯雪琪 摄  8月22日,龙潭水电站出现严重漫坝,泄洪闸无法开启,山洪从工作区7个窗户喷涌而出。 新京报记者 侯雪琪 摄

  四川省水利厅连续发出3个通知,对排除龙潭水电站险情、上下游受威胁人员转移、灾害区域电力保障等工作进行安排。

  8月22日上午,龙潭水电站的漫坝洪水水势愈涨,一位21日现场观摩的人士称,21日洪水水势在坝的窗户以下。22日上午,洪水已从窗户涌出,22日下午,水势明显比上午见涨,更加汹涌。

8月22日,龙潭水电站的漫坝洪水水势见涨。 新京报记者 周世玲 摄8月22日,龙潭水电站的漫坝洪水水势见涨。 新京报记者 周世玲 摄

  为防影响道路,有工作人员用树木将水引流,当地也用土块堵住路段。经研究,四川省水利专家组出具了《岷江支流渔子溪龙潭电站溃坝洪水分析报告》,水利部四川勘测设计研究院出具了《关于龙潭电站漫坝的应急处置初步方案》。

  截至发稿时,龙潭水电站大坝的情况正在好转。央视报道称,据8月23日上午10时观察,龙潭水电站大坝漫坝处水位已下降1.8米左右。

  8月24日上午,耿达镇政府工作人员朋友圈发布大坝图片,水势进一步降低。

  (文中王昆、龙丽、陈民均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周世玲

标签: 救援汶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