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导航栏

这个无师自通的“AI怪物”升级了 人类你怕了吗?

2018年12月07日 18:49 中国证券报

  原标题:可怕的AlphaGo升级了!这个无师自通的“AI怪物”绝不会止步于碾压人类棋手,人类你怕了吗?

  谷歌旗下人工智能公司DeepMind又有新成果!

  在今日(12月7日)发表于《科学》杂志的研究中,DeepMind介绍了阿尔法狗(AlphaGo)升级版AlphaZero,这是迄今为止最强大的围棋类AI,不仅碾压人类棋手,也将此前另一AI程序远远甩在身后。

  DeepMind研究人员在论文中表示,AlphaZero是迄今为止最强大的游戏比赛AI程序,它能不接受人工训练、只是对游戏规则进行了解的基础上,通过自我学习掌握围棋、国际象棋以及日本象棋的技巧,并能击败人类最顶尖高手。

图片来源:《科学》杂志图片来源:《科学》杂志

  “无师自通”的Alpha Zero

  2016年,作为世界上最好的围棋选手之一,李世石在首尔的比赛中,以一比四的成绩输给了AlphaGo。

  AlphaGo通过研究人类专家棋手之间的数千场对抗,进而从这些游戏中学习规则和策略,然后在数百万场比赛中不断改进,从而学会围棋。这足以让它比任何人类都更强大。

  最初的AlphaGo研究了数千个人类游戏的例子,这个过程被称为“监督学习”。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今时,AlphaGo不再是地球上最好的棋手。

  新式高超的人工智能程序版本AlphaZero已经出现,它堪称怪物——

  它从零开始,面对的只是一张空白棋盘和游戏规则;

  它无师自通,仅仅通过自学使自己的游戏技能得以提高;

  它从来都不仅仅关乎棋盘游戏,未来将会在更多领域发挥作用。

  这与需要与人类专家进行成千上万次对弈才能从中获取数据的AlphaGo,截然不同。

  AlphaZero代表着人类在建造真正智能化机器方面向前迈进了一步,因为即使在没有大量训练数据的情况下,机器也需要找出解决困难问题的方法。

  “最引人注目的一点是,我们不再需要任何人工数据,”DeepMind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戴密斯·哈萨比斯曾表示。哈萨比斯认为,建造AlphaZero的技术已经足够强大,可以应用在现实世界,例如药物发现与材料科学等一些有必要继续探索各种可能性的行业。

  DeepMind应用范围拓展

  发明AlphaZero和AlphaGO的DeepMind公司,总部位于伦敦,2014年被谷歌收购。

  该公司专注于利用游戏、模拟和机器学习在人工智能领域取得巨大进步。迄今为止,他们已经聘请了数百名AI研究人员共同追寻这一目标。大约15人参与AlphaZero的研发,耗费的计算资源估计达数百万美元。

  值得关注的是,在AI领域,研究成果与商业化之间仍然存在一条鸿沟,即便是有领先算法的DeepMind也不例外。

  根据2017年10月英国政府发布的资料显示,DeepMind在2016年亏损1.235亿英镑(约合1.62亿美元),虽然其母公司Alphabet同年总盈利为190亿美元,但1.62亿美元不算是小数额了。

  2017年,DeepMind亏损3.02亿英镑(约合人民币27亿元),同比增长221%。同期,DeepMind的员工成本大增。据媒体简单估算,这家公司员工的平均年薪高达250万元人民币。

  此前据媒体报道,Alphabet已经开始质疑DeepMind烧钱的合理性,并敦促其尽快说明商业模式。

  实际上,AlphaGo和AlphaZero的目标也从来都不仅仅关乎棋盘游戏。

  AlphaZero不是第一种可自主运行的算法,但它的能力表明,它是迄今为止最强大的技术实例之一。该领域专家认为,AlphaZero的算法简单得令人吃惊,预示着该算法可适用于其他领域,例如药物发现、蛋白质、量子化学、材料设计。

  专注于AI的DeepMind已在2016年涉足医疗健康领域。

  2016年2月24日,DeepMind公布成立DeepMind Health部门,将与英国NHS合作,长期目标是向临床护士、医生以及专家教授提供工具,帮助他们提供世界顶级的医疗服务,帮助他们辅助决策或者提高效率缩短时间。除了Streams应用程序(帮助医生更快识别和诊断患者病情的移动APP)外,三年来,DeepMind在医疗领域的研究成果还包括AI检测眼部疾病、扫描头颈癌以及预测肾脏损伤等。

  11月14日, DeepMind宣布旗下的健康部门DeepMind Health以及负责推进Streams的团队,将调整合并到谷歌最新成立的“Google Health”部门中,原子公司DeepMind Health将不再作为独立品牌存在,但DeepMind的其他部门仍将保持独立。

  CBinsights认为,部门重组后,谷歌最有可能的成功领域在于增强检测、分类和提出疾病计划的能力,特别是在使用成像技术进行手术的情况下,如眼病、癌症等,与DeepMind的研究成果相吻合。

  而并入Streams应用团队后,谷歌的下一步也将与医生和护士更加紧密地结合。 

  走熊的FAANG期待AI盈利

  普华永道(2017)估计,到2030年人工智能将为全球GDP增加15.7万亿美元。看中这一市场空间,目前,美国科技巨头FAANG组合(脸书、苹果、亚马逊、奈飞、谷歌)都在加紧抢占AI赛道,自11月FAANG股票全线进入熊市区间(较近期高点股价下跌20%)后,FAANG在AI赛道的竞争路径开始趋向商业化,期待AI盈利增长能使其转型成为良好的“AI概念股”标的。

  此前,谷歌和亚马逊代表了两条不同的发展路径:

  学术化路径的典型代表是谷歌,可理解为“基础研究—应用”的研发路径,注重人工智能基础研究与技术积累,并在此基础上拓展人工智能应用、优化提升自有产品。正因如此,在五大互联网科技巨头中,谷歌在机器学习等人工智能底层技术上的积累和进步远超其他公司。

  商业化路径的典型代表是亚马逊,可理解为“应用—基础研究”的研发路径,注重的是人工智能技术所带来的商业价值,以产品需求推动学术研究和突破。

  从发展趋势看,谷歌等学术派正在调整组织人员和架构向商业化倾斜。

  目前,五大科技巨头都已回归盈利焦点。

  据“人工智能学家”,目前基于机器学习等人工智能技术对现有和未来产品体系进行整体规划和布局,路径有:

  一是应用于现有产品体系,改造和优化现有产品性能和体系。如脸书将人工智能应用到其社交网络以识别假消息和不良内容,谷歌则应用到了搜索、地图、Youtube等几乎所有产品线。

  二是面向个人消费市场开发基于人工智能的软硬件产品,并集成已有产品,抢占用户入口。最具代表的是被众人效仿的亚马逊智能音箱Echo(搭载Alexa),为寻找用户入口觅到一条一致方向。

  三是面向行业市场开发应用,拓展产品线。如谷歌正基于人工智能拓展在医疗健康领域的版图,包括疾病诊断、治疗、健康管理、医疗保险等。

  四是布局人工智能芯片,抢占主导权。虽然目的各有侧重,但总体而言还是要抢占该领域主导权。

  FAANG在AI的布局方面——

  苹果

  苹果近两年接连收购Spektral、Regaind等专攻图像语义分割和图像识别的创业公司,又为Siri招揽新主管和语音创业团队inti.ai。目前除了在AR开发功能上感受到精细的边缘分割和融合之外,CoreML也能够给开发者不少像物体识别、人脸五官定点等等端侧API。不过终端产品方面,在今年9月voicebot.ai的调查报告中,苹果智能音箱HomePod在美国的占有率仅达到4.5%,不仅完全无力参与亚马逊和谷歌的第一第二之争,还深受其他类目中一些廉价品牌的影响。

  脸书

  脸书公司今年宣布收购位于英国伦敦的布卢姆斯伯里人工智能公司,有助于脸书提高智能设备理解语音指令并作答的技术能力,这可用于开发智能音箱。此外,脸书发明的人脸识别系统,后期被Huang Aiwi的团队研究人员改成了一个专业的识别星系的人工智能系统。

  亚马逊

  AI领域突飞猛进的亚马逊更被看好。福布斯曾表示,人工智能的未来属于亚马逊和他的“追随者”。在终端产品方面,过去一年时间,亚马逊已经将其虚拟助手服务扩大到多种设备,包括Echo Auto汽车服务以及内置Alexa的微波炉。据Loup Ventures测算,自从2014年末推出以来,Echo系列设备总销量预计已经超过4700万台,在智能音箱市场拿下大约51%的市场份额。

  奈飞

  AI技术也已经渗透至影视行业,被应用到电影、影视剧的制作技术以及市场分析上。奈飞曾经使用人工智能剪辑奥森·威尔斯的电影《风的另一面》,这是一部制作于上世纪70年代,但还尚未完成的电影。奈飞首先将电影剪辑到一起,再用Technicolor进行4K扫描,并通过人工智能来提高像素的分辨率。

  谷歌

  而Alpha Zero的出现无疑为谷歌的AI商业化竞争增添砝码。